不愿上当者犯错 48

不愿上当者犯错 48

Jacques Lacan
雅克、拉康

Les-Non-Dupes-Errent Part

不愿上当者犯错

Seminar 12: Tuesday 23 April 1974

呵呵,我首先凭借提前三分钟开始,我首先要实践我上次没有履行的一个责任。我上次没有这样做,因为我相信它本身会自动发生。但是因为甚至在我自己的学派,我看到没有人曾经採取这个步骤,我被鼓励催促别人採取它。在「弗洛伊德首奖」,刚刚出版一本书,据他们说,呵呵,这是一部恰巧是我指导的选集。假日它出现在这个选集里,我显而易见地并没有置身事外。我甚至必须强迫它被纳入选集。这本书被称为—这是一个标题—这个标题跟任何其他标题一样,都具有价值。它被称为:L’Amour du Censeur。 那是一位名叫皮尔、雷剑瑞Pierre Legendre 的人,他恰好是法律学院的教授。你们瞧。所以,我强烈地鼓励那些人,我没有确实知道是为什么,的确,他们在此聚集在一块,环绕着我正在说的东西。我强烈地鼓励他们前去知道它,换句话说,稍微用心地阅读它,因为他们将会从它那里学到某件东西。

你们瞧,我就从那件事开始。

我开始,或者说,我再次开始。这是最令我惊奇的东西。换句话说,我每次有这个机会注意到,假如我用某些术语谈论希望,关于一个我被询问的康德的问题:是否我可能希望?我可能希望什么?」我曾经说,希望,我曾经反驳,希望是某件每个人的本体的东西。这是完全无用的,去希望一个共同点希望。所以,我将要对于你们承认我的希望。我整个星期充满这个希望,直到我醒来的这个早上,心里挂念着你们—换句话说,譬如就在这个早上—直到那个时刻,我,总是怀着这个希望,那将是最后一次,我将能够跟你们说,n,i, ni:结束了。我在这里的这个事实,因为我言说它的这一天,那将会是开始之前,我在这里的这个事实,对于你们证明,无论这个希望对我而言是多么的特别,它感到失望。

呵呵,由于这个结果,当我醒来时,我自然想到某件完全不同的事情,不同于我曾经酝酿要跟你们言说的。总之,在我内心,就像那样产生,假如有—总之,我已经言说过它,但是我必须重复它—假如有某件精神分析曾经发现是真理的东西,那就是知识之爱。因为至少,假如我跟你们指出的东西,拥有某种的强调,感动你们的强调,移情跟我显示爱的真理。确实是因为爱被言说,对于我所陈述作为应该知道的主体。在我上次陈述的东西之后,用我相信的强调的东西,你们可能觉得,至少我这样想像,无论如何,我希望你们记得,不但我提出,没有想要知道的欲望,而且我甚至谈论到某件东西,我有效地表达,关于知道的恐惧。你们瞧!

所以,如何联结它们,我不妨说?确实地,它并没有被联结。那是「天堂与地狱的结合」。有位英国诗人,名叫维廉、布雷克。你们知道,在他当时,在他的当代,用他自己的那点资料—为数还不少—他引起这个骚动:他甚至给予它确实就是这个标题。你们瞧。或许我正在跟你们言说的。受到质疑的这个结合,并不完全就是被相信的东西。确实所被相信的东西,当我们阅读维廉、布雷克。是的。这仅是重新强调我在别处告诉你们的某件东西,我们的经验暗示的东西,无论如何,我在此仅是跟你们定位的精神分析经验。

真理是什么?真理难道不就是抱怨吗?至少,这是对应于我们所赋予我们自己的责任的东西,精神分析。假如,总之,精神分析有某件东西,我们赋予我们自己有收集的责任。我们仍然每次收集它,就会注意到,它被标示着区分,真理被标示着区分。或许有关真理,并非全部能够被说。你们瞧!这是我们的方式,长久以来,人们一直在谈论有关真理的方式。呵呵。假如,真理首先用陈述来表达,我希望,这个陈述最后会引起你们耳朵的共鸣。假如它首先被表达—这确实是因为这是首先岌岌可危的东西。即使被提出的解决,在其内部就大大地不同。问题是要有我们自己的一些观念。然后立即地,当我们陈述这个术语,在人们谈论真理之后,假如在是我刚刚说过的东西,这是某件像是腐烂的木板。然后,作为第三者,人们敢,无论如何,某个人曾经像那样地敢,某位名叫圣约翰的人,他谈了到生命。

会有一些不谨慎的发泄,对于什么的发泄?关于声音的发泄。关于应该以不同方式被书写的声音:v,o, i, x 来代表它们。它们是陈述这些配对的声音的不谨慎的发泄。你们能够注意到,在这个场合的这个配对,它们三个一组地进行。在这个场合,生命是什么? 它确实是某件东西,在这个三个一组,形成一个空洞。呵呵。我并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生命是什么。呵呵,但是这仍然是耐人寻味的,它引起一种难题。在这个场合,我想要书写的生命,确实是如我所做的,用一个字词里的语言所做的。那仅是建议,我们对于它知道得并不是很多,除了,它需要冲洗。这几乎就是进入生命的东西,唯一具体表现的东西。

无论如何,这些配对,我在此跟你们建议的东西,从被定义为精神分析的这个经验开始,我正在这里跟你们建议什么?难道不就是要解决这些配对吗?是的,假如那就是,总之,那将是这种倾覆,它将意味着,掉入大学的辞说。那是人们思想的地方。换句话说,他们做爱。呵呵,我正在跟你们指出,在这个辞说里,我并没有—像那样,这仅是一种小测试,我根本就不以它感到骄傲,我并没有被接受。我相当地被忍耐。是对,被容忍。一切带我们回到这个地位的东西,回到这个地位,我上次陈述的地位。无论如何,跟我们跟你们,跟我的关系联接。我将这个关系放置在声音与言说的行动之间的悬疑当中。我大胆地希望,言说的这个行动,在它里面拥有更大的份量,即使这是我可能怀疑的。因为这个怀疑就是我上次表达的本身。假如这是一种言说的行动,这是我所获得的东西,从一个被符码化的经验。

我也陈述—你们瞧,当我坚持重复我自己—我也陈述以下: 所被要求的东西,使用所欠缺的意义,这样,这个被符码化的经验并不是,它难道不是应该在每个人的能力之内吗?这并不是劳动的区分问题,换句话说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花时间来分析其余的人。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力所及的事情。由于一个结构的事实,我上次尝试跟你们提醒的,或是至少要指示我打算料将它联接起来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能力来实践这个职责。我刚才跟你们定义的,收集真理,作为一种抱怨。

我引述的结合的这个地位是什么? 就在后来,我将它放置在维廉、布雷克的天堂与地狱的结合? 当我说,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力所及,那要走很长的一段路,那暗示着,总之,有些人是拒绝往来户。当我像那样陈述事情,我打算将我自己区隔于某件事情会牵涉的东西。黑格尔在某个地方提出的某件东西。关于这个拒绝。他说,这个拒绝被铭记在他所谓的「心的法则」里,拒绝这个世界的混乱。黑格尔显示:假如那被做了,那是容易。他我完全正确。问题并不是在此要产生世界的混乱。问题是要在里面阅读这个「并非全部」。这难道不是对于秩序的观念的替代吗?这确实明确是我今天正在跟你们提出的,用刚才被留下的这个问题提出。关于什么驱使我,什么驱使我去替它作见证?

这个「并非全部」有什么组成?显而易见地,它不可能是被提到会形成一个「全部」的东西,提到一个和谐的世界。所以,这个「并非全部」必须在要素的某个地方被理解。一种犯了原罪的要素,确实是因为没有跟它相和谐? 这是足够吗?假如在它里面的一切应该被赢得—在此,请容许我提出它—到这个双叉处,到树木的双叉处。是的,我将跟你们指出,好像若无其事发生,凭借询问你们一个像那样的问题。这个双叉处也确实是我刚刚所做的一个符号,某件东西的符号,总之,它是具体的,用我们正在为它清除途中的东西,这个树木存在,这个植物存在,它形成这个树枝。这是它的存在的模式。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我不愿涉入其中。某件东西仍然被推荐给我们,因为它起源于书写。呵呵,这个古老的Urszene ,这个原初的场景。如同它被铭记在圣经里,前述的「创世纪」里。这个引诱者,呵呵。然后这个痴女,难道不是吗,这位被称为的夏娃。然后就是一切都空洞的空洞,难道不是吗?第一位亚当?然后就是所流通的东西,这个被卡在喉咙的物,所谓的亚当的蘋果。更遭糕的是,那还不是全部,呵呵,祖父出现了,然后让我们抨击他。

就我而言,当我阅读,我并没有反对它。我并没有反对它,因为它充满了意义。这确实是它必须被清涤的地方。或许,我们刮除掉所有的意义,呵呵,我们将会有一个机会到达实在界。这甚至是我正在教导你们的东西。它并不是对于我们很重要的这个抱怨的意义。那是我们可能发现是超越的东西,用实在界的术语是可以定义的东西。是的。仅是为了清除掉这个意义。一定不要被忘记的是,因为其他方面,它转变成为一种竹笋,呵呵。在那一切,有某件被忘记的东西。那确实就是这个树木。令人激怒的是,它并没有被注意到,它是它被禁止的东西。并不是那条蛇。并不是那个苹果,并不是那些坏蛋,男生或女生。不应该被靠近的就是那棵树!

没有人再想到它。那是令人崇敬的!但是就它而言,这棵树想到什么?在此,我正在做一个跳跃,呵呵,因为那意味著什么?它认为它是什么? 那意味着,实实在在就是这个被悬置的东西。这确实是让我悬置一切能够被说的东西,在生命这个标题之下,在被冲洗的这个生命的标题之下。因为尽管这个事实: 这棵树并没有被冲洗—那能够被看出!—尽管那样,这棵树享受什么? 这是一个我将称为是基本的问题。倒不是因为在问题的外面,有一个本质: 这个问题就是这个本质,除了问题,没有其他的本质。因为每个问题,都会有一个答案。长久以来,我曾经跟你们反复叮咛。那意味着,这个本质也依靠它,依靠这个答案。仅是那里,它是失落。我们不可能知道,这棵树是否享乐,即使同样确定的是:这棵树是生命。没错。

雄伯译
32hsiung@pchome.com.tw
https://springhero.wordpress.co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