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上当者犯错 12

不愿上当者犯错 12

Jacques Lacan
雅克、拉康

Les-Non-Dupes-Errent Part

不愿上当者犯错

Seminar 3: Wednesday 11 December 1973

所以,我又多一天屈服于的这个要求,你们应该知道,这并不是因为你们出席的人数是如此多,确实地,我也不想要装逼。这是因为、、倒不是因为人数多,而是这数目。这就是为什们我致力于这种卑下,我必须说,在这个地方,我被融入这个卑下。有一件我称为是「通过制度」的事情,那是拉康精神分析学派的实践。独特地,是因为我想要尝试获得它的验证。我应该有这个需要成为它的一部分,或我事实上是它的一部分。换句话说,今天,为了让我自己清楚地看出,致力于回应任何人,任何事情,是怎么一回事?但是回应什么? 精神分析所回应的就是这个。你们所正在做的,每件你们正在做的事情。关于它的特性,我们不妨说,根据它的结构,更加确实地,跟迄今在专家,也就是所谓的哲学家当中,所被思想到的一切相反。这并不是无知—自然的无知,如巴斯卡所说。我感谢每个人,事实上,当我上个星期天正在研究时,他们刻意来拜访我。而且是因为我明确地挑激他们这样做。情况就像那样。稍后我将告诉你们,以他给我的稍微的建议的形态,关于巴斯卡。

呵呵,我曾经挑激他们从巴斯卡那里观看,从自然的无知,到真正的科学所经历的所有的阶段,处于他所指明的东西,像那样,在他奋笔疾书中,这个有限的技术。事实上,就是这个人提供给我这个服务,他将巴斯卡搽拭乾净,为了避免我必须做它。因为我完蛋了—他认为他能够将这些有限的技术认同是这些不上当者。我希望我将成功于,无论如何,用这种努力,成功于让你们理解,那根本不是我的意思。倒不是有限的知识或许实际上并非是不上当者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相信,他们跟别人一样都是上当者,但是跟你们想象的相反,为了不要犯错,光是成为上当者是不够的。

我说: 不上当者犯错。再一次,你们一定不要仅仅成为任何东西的上当者。甚至当我们必须是一位上当者,特别是某件东西的上当者,我正要尝试,今天我想要尝试让你们到达的东西。

所以精神分析所回应的就是这个:你们所做的,根本不是一件无知的事情,它总是被决定,总是被某件是知识的东西决定,我们称它叫无意识。你们所做的知道,知道你们是怎样的一个人。你们所做的,并没有充分地理解—无论如何,我无法相信它,在人数如此众多的聚会—这个陈述新鲜到什么程度。那些忙碌于知识的问题的木偶人物当中,没有一个,天晓得,我并非完全没有不安,当我将巴斯卡名列其中。因为他所有这些木偶人物当中最伟大的。没有曾经胆敢给出这个判决,我在此正在跟你们指出,无意识的这个判决。它暗示着,它暗示没有原谅,甚至在逐渐缓和的环境里。你们所做的是完全被决定的知识。这就是为什么事实上它被一种表达所决定。这种表达获得前一世代的支持根本是原谅你们自己的理由。因为这仅是让这个言说,这个知识的这个言说,成为更加是僵化的知识,我不妨如此说。

在极限,一种知识总是在那里。我将这个意义跟弗洛伊德分开,因为他说出这个意义。他凭借他的全部的研究说出它。我请求你们不要理解我,你们看出,我这样做有个理由。就我而言,我别无办法,除了就是让这个结果发生。一旦它被陈述,它作为一个新的辞说的基础。换句话说,结构的一种表达被证实是所有存在的东西,用言说主体之间的一种默契。它们之间没有其他的默契,除了就是辞说的默契。当然,那并不意味着,我们没有想象别的东西。

我早先告诉过你们,假如我们没有深厚度,我们仍然是两个维度,呵呵。所以有这个轮廓,这个投射,这个侧影,事实上,我们在亲爱的主体身上,爱慕的每一样东西。我们从来没有爱慕过任何别的东西。因为我从那里开始,呵呵,关于这个著名的镜子的故事,人们想象,我贬抑它。我根本没有贬抑它,呵呵。因为像每位其他人一样,我对它非常满意。关于深厚度,这个厚度,我早先劝告你们的简单的处理,将会告诉你们我们欠缺它到达什们程度。但是仍然有某件不同的东西,我们误以为是深厚度。

它确实就是这个环结,呵呵。人们曾经将它解释为是隐喻,并不是没有根据的,友谊的环结,爱情的环结。呵呵,那来自于这个事实,无论如何,这是我们唯一的方法接近深厚度。当我们像那样压挤时,有某个人反对我,那发生到我身上。呵呵,总之,我们如此确定这些环结吗?

为了爱慕,我们将始终留在我早先所谓的两个维度,难道不是吗? 这是两个维度(画得漂亮) –最近有位作者,就像那样,(假如他在现场,我跟他道歉,我还没有时间阅读他的书),他称之为singed d’or,因为他跟我推崇他的书,我认为它或许仍然是,因为他听到有关我的谈论的一些迴响,

或许,天晓得,他阅读我的书,为了要以这个方式谈论,关于这个「黄金猴子」。他确实一定听过有关我曾经提出的东西的迴响,关于是什么以两个维度将我们连系到这个意象。我丝毫不曾贬抑过它。我不但根本没有贬抑过它,而且这样说完全是荒谬的。因为这些能指的本身,我们被迫用相同的意象传递这个扁平化的土地的意象,这个二维空间的意象,呵呵,为了证们,它们被表达。

我首先跟你们显示,博罗米恩环结被扁平化。当然,由于各种技艺,有些地方,你们在那里看到这个破裂出现。它能够被代表作为破裂,即使它是一个环结,确实是我打算跟你们放进这个深厚度的环结。所以,你们能够很清楚地看出,它不但是被扁平化,这样我们才能处理它。除了这个事实:当你们自己在处理这个深厚度时,你们将会注意到,这里的深厚度,在深厚度里被产生,这根本就不容许这个环结被区别出来,我不妨说,跟它的魅影的意象。它不再是向左旋转或是向右旋转。它不仅是完全均称,而且是依靠三个轴心均称。这使它成为严格的不可能让这个魅影的意象跟它不同。

写作就本身而言,是在空间里被做。这个空间跟其他的空间同样地是魅影意象。这甚至是所谓的正著念跟倒著念都相同的「迴文法」的美丽运用。可是,问题始终是,我刚刚制作的杂烩理论,处于想象界与符号象征界之间,并没有淹没任何东西。特别是,它并没有淹没处于想象界与符号界之间的差距。这实实在在是相同的东西,一旦被想象,这是我们共同的空间的观念。我们想象这个共同的空间并没有末端。你们应该阅读莱布尼兹跟牛顿讨论这个所谓的「空间极限的假设」的有趣的谈论。事实上,它会变得不可思议,莱布尼兹说,因为假如有一个极限,那么这个极限的外面,我们能够形成一个小小的空洞,在这个极限里面,具有一根钉子。

这绝对是特别的,我们能够阅读,我们所能够阅读,关于这个想象。著名地,关于这个事实,为了想象有关空间,因为这将是同样的一种想象,但是或许是一种会展开到某件相当不同的空间的想象,人们并没有从这个事实开始,在空间里,有某些的环结。我不妨说,确实会有一种利益,在我们看到,想象界与符号界仅是接近它的模式。

雄伯译
32hsiung@pchome.com.tw
https://springhero.wordpress.co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