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上当者犯错 11

不愿上当者犯错 11

Jacques Lacan
雅克、拉康

Les-Non-Dupes-Errent Part

不愿上当者犯错

Seminar 2: Wednesday 20 November1973

你们能够说,这确实是因为你们在那里,我才正在言说。呵呵,可别让我厌倦了,因为否则我会离开。呵呵!这是一个我费心建构的小东西,为了显示给你们看。这是一个博洛米恩环结。换句话说,请替我拿开那个,蓝色的那个。你们在此看到蓝色的这个,它被拿开,呵呵。结果是,这两个其他环结松开。你们曾经看见,我并不需要解开它们,它们才能松开。你们瞧!那里,格瑞丽雅能够再跟你们做一遍。但是无论如何,我认为这已经足够证明。有时,可用立方形体来做。这就是用立方形体做到。我们能够看出,宽度一定是三个,长度一定是五个,来形成最小量的博罗米恩环结。嗯。

这个观念显而易见是要形成某件东西,这个东西对应于这三个层面。换句话说,它们被建构就像笛卡尔的函数。当你们想要建构那个,你们将会注意到,呵呵,你们仍然会遭遇某些的困难。你们遭遇某些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困难,当你们立刻考虑到将会导致的结果,你们会遭遇困难。你们必须放置多少东西朝某个方向,以及多少的东西朝另一个方向。你们自己尝试一下,行吗?尤其要尝试的是,还有另外一件东西,我并没有带给你们的。还有另外一件东西,就它本身而言,它们并没有对应这个博罗米恩环结。它拥有这个特性,这形成两个环结的每一个。它们并不是圆的,这就好像它形成的这两个环圈开松开,假如你们切割其中一个。

你们也拥有这个众所周知的安排,我将不跟你们复制在黑板上,因为无论如何,我在此拥有,但是我疲倦了。你们只要稍微再次思考一下这三个圆圈,它们充当奥林匹克运动会标志。在此,你们能够注意到,它用不同的方式来做。换句话说,不但是这两个环圈被连结,而且,第三个环圈被绑紧,不是跟两个环圈的其中一个,那并没有形成一个锁链的第三个环圈,而是跟这两个绑紧。呵呵,请尝试一下。尝试制作一个面向,一个立方体的面向。它就会像那样。换句话说,这个面向的连续性,你们将会让它形成是那样。你们将制作这个黄色,红色及蓝色,就这样做成。你们可能建立三个层面,这个立方体的形式确定会产生,岌岌可危的是平面—你们不得不让它们处于三个平面—请尝试一下。

你们确实不会马上看出,在这个情况,这是需要的,这一边,我不妨说,这一边将要显示它自己。它至少应该是立方体。但是这四个立方体也被发现,在另外一个维度。换句话说,不是拥有5 的两倍,再加2,如同在这个情况,它给出12,你们拥有4+2×2,它也给出 12,这是耐人寻味的。在制作这个小小的结构时,你们将遭遇的这个困难,将是一个很好的经验,对于某件我将开始谈论的东西。那就是,你们在此将会注意到这个程度,我们并没有理解「深厚感」volume。

因为你们将是非常犹豫,你们将会非常犹豫,如同我自己以前非常犹豫。因为譬如,从4的那三个简单的系列开始,当年们将它们配合在一块,这给出这些著名的三个轴心,它们被运用到笛卡尔的建构里,当你们看到有四个轴心,而且,你们有一阵子会有这个感觉,它能够被绑紧。宽度仅有三个,你们将会有那种感觉、、、

有一个方法让你们经验到这个事实,我们并没有这种「深厚感」volume的感觉,无论我们如何成功地想象,作为空间的三个维度。深度及厚度的感觉是我们欠缺的东西,远超过我们所相信。这就是要提出从一开始我所想要告诉你们的,我们是两个维度的人类,你们以及我,尽管外表不是这样。我们居住在平坦的土地,如同那些作者所表达它,他们对这个主体曾经产生一点数量。事实上,他们似乎遭遇许多的困,当他们想象两个维度的人类。我们不需要到远处寻找。我们大家都是。

至少,这是事情确是呈现它自己的样子。

我们充其量成功地做到事情是,我们事实上限制自己所做的事情。这仍然是令人惊奇的,在这个聚会里,在此,人们正处于奋笔急书当中。我可能没有办法让人了解我的意思。所谓的奋笔疾书,这是我们充其量所能做的事情。这是所被清楚表达的东西,被这个事实: 事实上,人们被发现要在跟我们的领域不同的领域宣称:学者的墨水远胜过烈士的流血。 有些人胆敢这样说。他们胆敢说如此昭彰的事情。这句话确实必须被说,最后一句。烈士的流血,呵呵,我们如何来解释它?绘画的主体,这个带有妄想症的结构的句子,弗洛伊德能够体认出来,在一个单一的东西当中: 宗教与艺术。我对这些艺术家道歉,现场或许有几位艺术家。他们曾经加入这场听众行列,即使我发现我很难相信。我跟这些艺术家道歉,假如他们听到这一点:他们的价值仅是跟宗教相提并论。艺术就是、、、艺术并没有表达很多的东西。

这真是愚蠢的东西,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在此引用这句话。我希望你们不要认为这是针对你们而言—这个愚蠢的东西就是我们的本质,其中一部分,是这个事实,你们的要求—我曾经绞尽脑筋想要知道为什么,你们出席的人数不多也不少,无论如何,通过我的绞尽脑筋,最后,我终于灵光一闪。确实地,你们的要求,让你们聚集在这里的要求,就是如何拥有一个机会,摆脱这种的愚蠢。这甚至就是你们正在仰赖我来获得的东西。除了这个事实: 这个要求形成这种愚蠢的其中一个部分。

雄伯译
32hsiung@pchome.com.tw
https://springhero.wordpress.co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