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交會

心靈交會

 

In this book I am concerned with the “classical” form of transference and its phenomenology. As it is a form of relationship, it always implies a vis-a-vis. Where it is negative or not there at all,the vis-a-vis plays an unimportant part, as is generally the case, for instance, when there is an inferiority complex coupled with a compensating need for self-assertion.

雄伯
在本書裏,我關心移情及其現象的「古典的」形式。因為這是一種關係的形式,它總是暗示著正面相對。當移情是負面,或是根本就沒有移情,這種正面相對扮演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色,如通常發生的狀況。例如,當有自卑情結加上對於自我主張有補償性的需求。

yihong:
在本書裏,我提到轉移及其現象的“經典”形式。由於轉移是一個關係的形式,因此它總意味著“在一起”。當轉移是負性的,或根本就沒有轉移的時候,這個“在一起”發揮著微不足道的作用,情況通常是這樣。例如,自卑情結與對自作主張的補償性需要聯繫在一起的時候。

雄伯
In this book I am concerned with the “classical” form of transference and its phenomenology. As it is a form of relationship, it always implies a vis-a-vis. Where it is negative or not there at all,the vis-a-vis plays an unimportant part, as is generally the case, for instance, when there is an inferiority complex coupled with a compensating need for self-assertion.

根據wordweb對於vis-a-vis的定義是

A person or thing having the same function or characteristics as another
跟另外一人或一物,擁有相同功用或特性的人或物

這個段落談的是移情的關係,, it always implies a vis-à-vis 翻為「心靈交會」,是否更貼切些?

依拉康之見,自卑情結加上自我主張的補償需要結合,不算是移情。因為那是各取所需,而沒有「心靈交會」vis-à-vis。

Yihong
嗯,雄伯所言甚是 。有轉移出現的地方,必定有”心靈交會”,倒不一定非要”在一起”,哈哈

但既然翻譯成“心靈交會”,譯者是否有必要對“心靈交會”的內涵另外多一些闡述呢?畢竟”心靈交會“還不算是一個比較常用的辭彙

雄伯

就這句子的上下文而言,it always implies a vis-à-vis 翻為「心靈交會」,是可以通的。只是在別的地方,是沒有人這樣翻譯。是必須要闡述一下。

拉康對「移情」的定義,基本上是以雙方的主命主體的情感,是發自「無意識」的「真實界」,因此「移情」的基本模式是「L模式」的四角關係,而非僅是「雙方關係」,無論是異性的男女,或同性的男男或女女。

所謂「L模式」的四角關係,S1的主體,透過S2的主體,讓自己的無意識界或真實界的大它者the Other,與S2的主體的無意識界或真實界的大它者the Other ,「心靈交會」vis-à-vis。而且要倒過來,S2的主體,也會透過S1的主體,與S1的主體的無意識界或真實界的大它者,「心靈交會」vis-à-vis。

因此,當轉移是負性的,或根本就沒有轉移的時候,這個“在一起”發揮著微不足道的作用,情況通常是這樣。例如,自卑情結與對自作主張的補償性需要聯繫在一起的時候。

根據這個描述,一般年輕人「粉絲」fans的偶像崇拜,無論是影迷,歌迷,球迷,都是「自卑情結與對自作主張的補償性需要聯繫在一起」,不算是真的移情,或僅是負面的移情。

移情的定義如果是拉康所謂的「四角關係」,必然會牽涉到「反移情」counter-transference。而S1主體邂逅的「反移情」,就S2的主體而言,其實是發自他自己無意識界或真實界的「移情」。反過來也是一樣。

問題是,人作為生命主體往往是自戀narcissistic 。自以為的移情或反移情,其實僅是停留在象徵界the symbolic 及想像界 the imaginary,而不是發自真實界the real。卻互相誤識。

若是雙方都發乎真實界,心靈交會vis-à-vis 會產生一種瞬間的永恆或不朽,也就是拉康所說的處於「兩次死亡之間」的永恆eternity與不朽immortal,超越人作為有限生命mortal的渺小與卑微。

所謂「兩次死亡之間」,是指人作為具有靈魂的生命主體,有一大部分存在於無意識界,進入象徵界的主體,若是完全成為「能指」signifier的客體,忽略真實界自動機制重複傳遞的訊息,形同是「所指」signified的死亡。

人在移情或反移情時,必須是作為真實界的生命主體,而非象徵界的客體的身份。問題就出在這裏。移情或反移情的先決條件,必需是邂逅自己無意識的真實的人。是自己的生命主體,而非是象徵界及想像界的客體。移情是真實real 或幻見fantasy,差別就在這裏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