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记100616

雄伯:
1-1,上封郵件是之前回到你google郵箱的,今天的這封,和之前那封的差別在於雄伯你自己加了一句:生命的意義,以及工作家庭生活等。這個差別很重要。正如佛洛德強調,這種修改聯繫著主體性。
2-1,於是我現在回想,覺得昨天的回復無法安定我心中看到你的新的問題。而且恰好今天的你的問題不正是我最早給你的信件的反轉麼?)
1-2,這個意義受能指所限定,如果我繼續的話。那裏是一種目光(regard),我的博客放置的是給人看的(不僅僅是給別人還是給自己看。),那裏也放置著我交流的失敗(也是失望:frustration):即我所在的中心的同事並不能給我足夠的交流,由於彌漫的想像界二元關係的攻擊性。
2-2,也正是於此當看到你不斷翻譯的博客的時候,我不正認同了你?在i(a)的維度,然後詢問:你是誰?即為何你會這樣?:實際是為了從彼處(OTHER)詢問我為何要這樣?而今天卻作為反轉,你問我對於我這些知識的意義在於什麼?
1-3,為此,我寫,寫給一個OTHER來看,如同是跟父母親說:啊,你們看我做的多好(phallus)。知識背後是享樂,因為這是佛洛德之表像,拉康之能指。受衝動所支撐,然而真理(Truth)和存在(Being)有一半在實在(Real)之中,正是因此拉康說知識或者科學,就是譫妄。通過這些譫妄——如佛洛德所說,譫妄本身實際已經是一種治癒了。——我們耗去自己的能量:去找,去外部找尋自己焦慮觸發的問題的答案。但一次次地失望。雄伯不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?雖然動機不同,但是在目光的維度上,結構卻是類似的。
2-3.但雄伯你的問題背後的那個支撐是什麼呢?那裏你向你主體欲望提出的問題是什麼呢?
1-4,那麼對於必然失望以及不可滿足的欲望,如何安置呢?請先按此信書寫順序,再按編號1-1,1-2,1-3,1-4;2-1,2-2,2-3重看。

期待回復
祝好

Zhang

今天翻譯拉康的「欲望的解析」,有句話讓我心有戚戚焉,也順便用來回復你的問題。
We have done what we ought not to have done and what we ought to have done has been left undone.
我們這一生做了我們本來不應該做的事情,而我們本來應該做的事情,卻留置沒有做。

當然,每個人自認為本來應該做,或不應該做,定義不一樣。但是在大限瞑目之前,這句話是很多人都感喟。

我現在已經退休,領有退休金可以讓我從事我四十年前我本來就應該這樣做的事情:讀書、寫作、翻譯、偶爾自助旅遊。其實當我這樣做的時候,我發覺我對於其他的物質欲望其實並不高。既然是這樣,為什麼我以前要花費那麼多的時間跟精力,去從事金錢,財產,及人際關係的追求呢?

拉康花了討論班很多時間談「手淫」masturbation,我最近才有點看懂。人的意氣風發,功成名就,或人倫情愛的執著,有很大比率是「手淫」的歡爽的幻見。理論上來說,「獨樂樂」不如「眾樂樂」。但是在現實人生裏,「眾樂樂」要求的充分條件太多,到頭來的結局通常是像你說的frustration 居多。既然這樣,何不自力救濟,以享有限的餘生呢?

讀書、寫作、翻譯的最大好處,是對於語言與人生的真理實相,越探越清楚。小至字詞句子段落,大至思想,欲望,生命意義的徹底明白,本身不就是拉康所說的生命的最大的歡爽jouissance?

雄伯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