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遊記100606

雄伯遊記100606

最近在大陸的心理諮商網頁,跟一位翻譯專業Michael討論榮格的「潛抑作用」repression。我根據英文文法結構及上下文,否定句中it的這虛詞,指的是前面的something,自然也不是「榮格所說的潛抑作用」。

貼上網頁後,我躊躇滿志地坐在電腦桌前,孤芳自賞。腦海裏被潛抑在潛意識已久的某個片段旅遊記憶,卻不由自主地冒上來。

大清早六點多,我離開廣西肇慶的旅館,越過人行天橋,在對面街道的公車招呼站等車。有一位青年婦女比我早先在那裏等待。我們彼此觀望打量,卻也沒有什麼理由開始談話。過了良久時間後,公車來臨。我跟隨她背後上車。發現整部公車只剩一個位置,而那位青年婦女卻提著行李,站立在附近。我對她微笑招呼了一下,表示感激地進自坐下。

再隔一站,有一位男性乘客上來,手裏拿著一元鈔票,跟駕駛的司機不曉得說些什麼。司機突然緊急煞車,乘客只好無可奈何地下去。這時,我才猛然體悟到公車車票是二元,那是我輕而易舉可以提供幫助的時機。

「該死的潛抑作用!」我內心懊惱地責備自己。

到達長途汽車站時,我下車走了不久,就發現那位青年婦女在我前面,將兩手沉重的行李放置在地上,我不由自主地驅向前說:「要不要我幫忙提一下?」

「謝謝!不用了!」她抬起頭對我微笑一下。

她打開一台褶疊式的滑輪小推車,將行李放上。我一瞧,就進自前行,前去售票口買了一張八點半直達桂林的長途大巴車票。

由於時間還早,我在附近吃完簡易早餐後,就無所事事地四周逛逛。在汽車站的牆壁上有張交通路線圖,我翻開我的中國地圖冊對照,發現有桂平風景區的綠色突顯字體,心裏就開始產生這個念頭:「何不前往一遊?」

然後,我漫步到檢票口附近逛逛。發現有一部開往玉林的大巴進來,我抬頭觀看站口的標示是八點五分開的車,距離當時不到五分鐘。我內心突然冒出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,趕緊到售票口退票換票。

「退票要扣款!」售票小姐說。
「扣就扣吧!」

買完票後,我匆匆忙忙地登上公車。當面迎接我的,就是剛才那位年輕婦女臉上綻放的驚喜交加的微笑。她的座位旁邊剛好有一個空位,然而,該死的潛抑作用!我竟然是選擇她後面的座位坐下。

甫坐下,我心裏就開始責怪我從小以來性格的懦弱,到老都沒有長進。我是很有理由坐在那個視窗邊的位置,儘管當時座位上放著她的行李,我的車票是4號,而她的座位是3號。

「機緣總是在瞬間,錯過就是錯過了!」我內心喃喃自語。

汽車出發後不久,一個讓我目瞪口呆的現象出現了。4號座位前面的乘客,將座位靠背往後仰到底,一直壓到她的行李上面,然後全身仰躺下來。形同成為那位年青婦女的座位伴侶。而她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伴侶,一時也無可奈何,只好身體儘量往走道邊退縮地靠。

「暴殄啊!」我內心義憤填膺地呐喊。

或許Michael 說得沒錯,不僅是it及something都是「潛抑作用」,我們成長過程的禮教制約或薰陶,無時無刻,不在發揮它們的「潛抑作用」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