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遊記100601

雄伯遊記100601

從桂平長途汽車站售票視窗買到往柳州的車票,要剪票進去時,被告知通往柳州的橋樑正在整修當中,汽車不能通行。

「那我怎麼辦?」我困惑地問。
「你就在座位那裏等,等一下會有人來找你!」

我回到候車室的座位,心裏想著:「那個人認得我嗎?」還好,不久,從站前進來一個人,大聲囔著:「往柳州!往柳州!」

於是七八個人,擠進一部廂形麵包車,然後開往郊外的一座橋樑前面。橋面正在整修,但是尚保留一個車道讓兩邊行人通行。我下車後,步行走到橋樑另一邊,在道路兩邊的車隊中,尋找到一部「往柳州」的長途車,等了一陣子,才猛然發覺,這是九點的班車。八點的班車後來才開來,停在更前頭那裏。我反應若是慢了些,很可能就會錯過。

相較起來,廣州的地下鐵,可說是標準的現代化科學的經營模式。不同路線用不同顏色標明,何處轉換路線,前進方向,站名,車票價格,及如何購買車票跟換零錢,在牆壁上說明得清清楚楚。作為一位外來者,我到達的第一天,就可以信心滿滿地去到我想要到達的地方。

不過,從旅遊的樂趣來說,我倒是比較喜歡桂平到柳州的模式,不僅沿途車窗外的風景旖旎翠綠,讓人心曠神怡,(面對地下鐵兩邊窗戶的黑漆漆,你能有什麼感覺的空間?),而且對於車內的形形色色的旅客,你都還有打量觀察及各種心靈邂逅的可能想像,(你對於地下鐵的乘客那種近乎麻木的物化,即使你是未婚的年輕人,你會有任何浪漫幻想的可能嗎?)

柳州是一個熱鬧的都市,但是河流的從中間迴繞及附近翠綠小山頭的林立,讓它自然形成一個撩人心弦的風景區。我從市區的公園,花五十元代價,坐上幾乎是快要垂直而上的高空纜車。到達山頂時,再攀登一小段,柳州的河灣,市景,及像是剛理過頭髮般整齊,灌木林般的起伏山巒,盡收眼底。真是美不勝收!

我在柳州,住的是120元最高價的電腦房。但是使用電腦網路時,還是不免大失所望,不僅連線緩慢,google的搜尋引擎,被刪減成快要成為殘障,用word 打成的檔案,要送上網頁時,又受到使用權限的限制。這些懊惱突然讓我想到,前些日子,我在網路上跟大陸的翻譯人士討論問題時,面對對方的淵博學識及精細思維,我還有一點揮灑的空間,憑藉的其實就是:臺灣的google搜索引擎,比他們銳利豐富得多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