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100531

雄伯手記100531

我在桂平逗留兩天,一方面旅館有電腦上網,另一方面,郊區有個西山風景區。我搭乘公車前往,再步行上山。進入門票是一百元,我正在猶豫間,收票員則是誠懇跟我招呼:「老人家,免費,請進來。」

只是我步行到高空索道處,還是被要求索道費用一百元。由於當時細雨霏霏,想像中從高空往下望,應該也是一片煙雨朦朦。我決定轉向附近的寺廟觀賞。

這座寺廟倒是大有來頭,除了民國初年有位北京大學的傑出女性學者在此出家,及擔任住持數十年,紀念牆上掛滿跟黨政名人的合照外。還有一棟則是宋朝一位清高禦史的歸隱之地。寺廟供奉禦史的正面塑像,百姓跪獻感恩塑像,禦史禱文降虎圖,以及禦史騎在馬上,書僮兩肩擔負行李塑像。

最後這座塑像讓我駐足沉思良久。因為相對于禦史的威儀高大及馬的強壯,書僮的身體顯得矮小,而兩肩擔負的行李則顯得過分龐大笨重。若是出行遠路,書僮的力氣能走多遠呢?禦史既然是那麼體恤百姓黎民,對於身邊的書僮負擔,怎能如此視若無睹地高坐馬上?

當然,這是我個人的無聊挑剔。事實上,自古以來,勞力者被物化為騾馬載負之器,應該是見怪不怪的事情。即使在民國初年時代,人力車夫以奔跑方式賺取些微生活費用,而肥胖壯夫高坐車內,莫不視為理所當然!相較起來,今日的計程車司機雖然較為輕鬆,但是對於時間及財富的相對被剝削感,通常顯露在外。

根據我的親身所見,寧夏的銀川的計程車是五元起跳,廣西的桂平計程車三元五角起跳,但是司機大多忠厚地實在收費,可能是地方的純樸風氣所致。相較起來,廈門及北京的計程車司機最為惡劣,非但不老實按表收費,而且發現乘客是外地人,或臺灣客,更是胡亂要價,八元車程,要價三十元,我在火車站遇到一位司機,一聽要到東渡碼頭,開口要價一百元。

「你們臺灣來的都是有錢人啦!」有一位甚至明白地說。
「是誰給你們這樣的印象?」我不解地問。
「我載過好幾位臺灣人。他們在車上談論。」

我當時氣到想要罵人,卻一時不知道要從何罵起?要罵的是誰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