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记991129

雄伯手記991129

月底W終於回來。由於再隔一天,講堂才有聽經的活動,又是難得的冬日陽光璨爛的日子,就邀她出去兜兜風。

我們驅車朝著花東公路前行。沿途欣賞風景之際,W突然自言自語起來:「我是頓機!」

「頓機?」我困惑地問。

「不是牛頓的頓。」

「你若是指佛教有所謂的頓教跟漸教之分,那個頓是牛頓的頓沒錯。」

「我們講堂講的是頓機漸機,不是頓教漸教。你不要老是跟我灌輸一些錯誤的觀念,害我在講堂老是受到挨駡!」她突然生氣起來。

「是是,你們講的是頓機漸機。」

「我是漸機。」

「咦,你原先不是說你是頓機。」

「你不要老是捉我的毛病!」

我終於明白,為什麽她剛才會說,不是牛頓的頓。這不是單純的一時口誤,而是在她欠缺自信心的潛意識層,「頓」與「鈍」的同音異義產生換喻的混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