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91020

雄伯手記991020

上星期一位我以前教過的學生回來看望我。她居住美國三十幾年,己經跟丈夫離婚,目前正在跟一位從商業企劃諮詢退休的美國人同居。丈夫跟同居者的住宅,相距不到十幾分鐘。

「我現在是腳踏兩條船,」她坦然地說:「我中午到前夫家跟他煮午餐,晚上則到同居者那裏煮晚餐。」

「現在回想起來,我的前夫對待我,其實不錯,是蠻有責任感的一個人。可是,離婚前的那一陣子,我確實感覺到,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再跟他在一起過一輩子。現在跟這位美國人同居,雖然沒有夫妻的名分,他在他的財產所有權,也將我的名字列入。感覺起來,他對我也不錯。」

「只是我現在已經停經了,對於情欲並沒有很強烈的需求。」

「那對方要求時,你怎麽辦?」

「我還是會配合他,雖然自己並沒有多大興趣。」

「問題是,沒有激情的性愛、、、」

我沒有繼續發揮下去,轉而跟她講述一個從前幾天的報紙看來的新聞:一位政府濟貧專案的臨時清潔工,兩年前中了兩千萬元的彩券。在親朋好友的連借帶騙,以及自己花天酒地的奢侈浪費下,兩年不到,竟然揮霍得一乾二淨。現在看破人情世故,過著靠救濟金檢垃圾過日子,心裏反而比較踏實。

「假如是我,在揮霍到剩一千萬的時候,我就要有所警覺了!」我感慨地說。

「假如是我,在揮霍到剩五百萬的時候,我就會警覺!」她認同地說。

我不禁會心一笑。

「你我目前都還不是清潔工,也沒有中過兩千萬彩券,所以我們都是假設性的回答。不過用比喻的方式來說,你在美國及臺灣目前所擁有的財產、金錢、人際倫理的資源,所剩餘的,距離五百萬的數目,該也不遠了吧?」

「、、、」

她低頭沉默良久,然後若有所悟地抬起頭,下決心地說:「明天,我回鳳林去瞧一瞧那廢棄的老家!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