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记991013

雄伯手记991013

周末晚上從基隆匆匆回花,倒不是花莲老家有什麽迫切的事情,而是因为处理W跟S的矛盾衝突,搞得心情沮丧。

星期日早上,C独自一人前来我家中参加拉康的读书会,顺便告知当天中午有舊日同仁G的女兒歸寧宴会。我一方面因为没有收到请帖而深自懊恼,另一方面,以目前的潦落的心情,实在也不宜冒然出席宴会,免得借酒浇愁,容易有状况。

我跟C坦诚以告:「我现在的心境,類似李叔同及张爱玲的晚年孤独以终。当我最底层的倫理价值系统已经摇摇欲墜,社会的交际应酬,对於我已经毫無意义。」

「不帮忙的本身,就是最大的帮忙!」S在電话中解释着。
「是的,我理解你的意思!」我佯装镇定地回答。

其实,我知道我並没有真正的理解。那是代表一种自尊心的婉拒?还是一劳永逸的切割?W在台北的聼经闻法,久滞不歸,不僅是我的心頭之痛,也造成S的心理负担。

问题是W的意志坚决:「不让我聼经闻法,不如叫我去死。为了聼经闻法,什麽痛苦委屈,我都能够忍受!」

星期三下午,前往美崙的老年会领每年一度的白米發放,不料却發现记錄上我的年会两年没交。问题是我明明记得,在亞士都開会报到时,我曾经当场缴纳。

「能不能查核原始单据部分确認一下?」我要求问。

承办人员感到为难,转而要求核对我的通知单。我告知已经交给發放白米的承办人员,不料两位承办人员矢口否認。

「还不到五分鐘的事,你们就这样!难道你们不能就先翻找一下?」我愤忿地说。

幸好翻找到最後,终於还是發现被夹放在卷宗里面。承办人员虽然感到尴尬,却也没有丝毫表示歉意。我在懊恼中离去,连白米也不想要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