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810

雄伯手記980809

前兩年的事罷,W從台北回來,突然又說有心跳急促的症狀到醫院就診。我在候診室等了一段時間,W出來說:「醫生要見你!」

我一進入,醫生以敏銳而狡黠的眼光打量著我:「是這樣的,你夫人的病,我們昨天照了心電圖的檢測,我們發現問題並不單純,還需要做更精密科技儀器的檢驗跟治療。」

我點點頭表示理解。

「可是,」他開始用一大堆專業的術語,跟我解釋W的病情及科技儀器的療程,我聽得似懂非懂,只有一直點點頭,然後他下結論地說:「總之,你夫人的病需要做更進一步高科技儀器的檢測跟治療,本院最近是裝置有這樣的設備,不過可能需要先行自費。」

他遞給一大疊印刷精美的小冊子,我大略地翻看一下費用說明部份,霍然發現都是十幾萬起跳。一向簡樸節省的我,免不了怯生生地問:「能不能申請健保給付?」

「我是有幫你們申請健保給付。」他安定我的心說:「不過上面能不能批准,我沒有多大保握。」然後像是不自覺地喃喃自語:「病歷的資料怕不足。」

然後,他又回神過來,充滿信心地說:「你們先回去考慮看看!」

出了候診室,我內心一直在掙扎盤算,要如何說服一向篤信醫生像神祇般說一不二的W,卻看到她用手機頻頻通話。然後放下手機,回頭告訴我說:「我現在就要去台北!」

「可是,你不是說心跳急促?你不醫治了?」

「都是幾十年老毛病了,我出去聽經聞法,自然就好了。」

我不敢挑剔她語詞上的前後矛盾,默默地載她到火車站,目送她的離去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