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727

雄伯手記980727

讀哲學家紀傑克的「木偶與侏儒」,謂分子物理學有所謂的「希格場」Higgs field的悖理:在某質量系統裡,被抽取的能源越多,所剩餘的能源必然越少,以至於零度真空。但亦可能會有某件小於零度真空的負面能源因而出現。

「希格場」的悖理在分子物裡學如何驗證及應用,不甚瞭然。但在哲學及實際人生裏卻不乏如此的說法。我腦海立即浮現的句子是:「與人越多,己越多。」「為道日損,損之又損,以至於無為。」「寂滅為樂。」「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兩者俱可拋。」

讀書會中,我偶爾提起女性影展的「獵物」,描述一位法院女觀護人與所觀護的男假釋犯產生心靈的悸動,因而產生一場虐待狂及受虐狂的愛情畸戀。C則轉述另一間諜審判案件,當事人為避免自己不識字而充當主管的事實被揭露,寧可冤枉被判徒刑。

「尊嚴有時比生命更重要!」B說。

「問題是,尊嚴的觀念原先是如何形成的?很多問題的化解,例如人際或工作的挫折,不就是要突破尊嚴那一關?」我茫然地問。

「我工作的初期,常自陷於跟個案心靈互動的困擾,因而生活紛亂不堪,甚至懷疑自己的能力。現在我堅守專業的自我保護原則,不讓工作影響到我個人的生活。」

「問題是,你一但與個案保持距離,在對方眼中,你將成為體制制約及壓迫的代表,因而產生抗距的心態。此時你的工作將如何能順利進行?久而久之,會不會因此只求走完專業技巧規定的程序,而不在乎人生命的實際的變化?這樣的挫折若日愈增加,專業保護的潛意識領域,難道就不會被闖入而動搖?」

「嗯,這是個問題!不過,我亦看到同仁有人因為過份忽略體制及規範,而陷於被排除的危機。」

「讀書的優點,倒不是書的內容對於實際工作有多大幫助,而是讀書的過程會產生思考的活動,對於工作比較不會作僵化的教條處理。例如前幾日新聞,一位警察將四歲小孩因偷竊影印卡移送法辦,他只是依照規定,卻忽略了警察作為人應有的合乎情理的判斷能力。有部電影描述陸戰隊兩位士官,依照上級暗示凌虐違規士兵至死,最後還是被判有罪,因為忽略作為人良心的是非判斷,而讓自己充當凌虐的打手機器,本身就是一種罪。在「紐倫堡大審」中,納粹大法官違背人的良心,而陷害屠殺無數猶太人,亦被宣判有罪,儘管他在學識方面的尊榮地位。卡繆在(異鄉人)」所描述的人的疏離,不就是如此?他最後掐住神父衣領咆哮的那段話,不就是對於人被體制物化的控訴?(瘟疫)所指的不僅是鼠疫的傳染,而是象徵人的良心被體制規範物化而產生的疏離,有如瘟疫。」

B若有所感:「官僚的僚字有個人字邊,可見再怎樣的官僚原先還是人,只是不知不覺中被體制規範所物化了!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