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719

雄伯手記980719

將醒未醒之際,腦海縈迴著「兼霞蒼蒼、白露為霜、所謂伊人、在天一方、溯迴從之、道阻且長、溯游從之、宛在水中央」的詩經句子。

印象所以如此深刻,想是前夜臨睡前重看一小段「頤和園」。導演婁燁拍攝大學上課的這小場景,表面看起來跟情節沒多大關聯,細細思索,才恍然大悟,那巧合的上課內容不但預示著戀人註定分離的結局,也象徵著自由民主的理想,若有似無地宛在水中央,溯迴從之,真是道阻且長地令人絕望。

若是用來比喻精神分析師「拉岡」Lacan所說的人的一生對於「大它者」the Other的追求,何嘗不是若合符節?記得以前看過一部費里尼拍的影片,描述一位導演到羅馬參加電影節領獎,晚會致辭後出來,自己開車回旅館,卻在朦朧的迷霧中,看到一個白色的鬼影子在他車窗前飄蕩,追逐過去,它卻消失不見。就這樣執迷地繞了一陣子,正絕望地想要放棄時,猛抬頭一瞧,它竟然又大剌剌出現在前頭召喚。於是大喜過望地猛衝過去,前面竟然是一座斷橋。

第二天的新聞標題是「導演醉酒駕車墜落斷橋」,但是人的內在靈魂、心聲或無意識的飄忽,豈是理性世界的語言符號所能銓釋?

雄伯手記980719

將醒未醒之際,腦海縈迴著「兼霞蒼蒼、白露為霜、所謂伊人、在天一方、溯迴從之、道阻且長、溯游從之、宛在水中央」的詩經句子。

印象所以如此深刻,想是前夜臨睡前重看一小段「頤和園」。導演婁燁拍攝大學上課的這小場景,表面看起來跟情節沒多大關聯,細細思索,才恍然大悟,那巧合的上課內容不但預示著戀人註定分離的結局,也象徵著自由民主的理想,若有似無地宛在水中央,溯迴從之,真是道阻且長地令人絕望。

若是用來比喻精神分析師「拉岡」Lacan所說的人的一生對於「大它者」the Other的追求,何嘗不是若合符節?記得以前看過一部費里尼拍的影片,描述一位導演到羅馬參加電影節領獎,晚會致辭後出來,自己開車回旅館,卻在朦朧的迷霧中,看到一個白色的鬼影子在他車窗前飄蕩,追逐過去,它卻消失不見。就這樣執迷地繞了一陣子,正絕望地想要放棄時,猛抬頭一瞧,它竟然又大剌剌出現在前頭召喚。於是大喜過望地猛衝過去,前面竟然是一座斷橋。

第二天的新聞標題是「導演醉酒駕車墜落斷橋」,但是人的內在靈魂、心聲或無意識的飄忽,豈是理性世界的語言符號所能銓釋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