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716

雄伯手記980716

 

前往銀行將存簿登錄,以清楚目前的經濟狀況,卻在銀行門口邂逅睽違多年的R。她的丈夫k 二三十年前是我的摯友兼同事。

 

K本是極為優秀傑出的教師,雖然專業是數學,對於文學、哲學、甚至佛學都略有涉獵。待人熱誠,充滿理想,且熱心幫忙別人,人際關係本來甚佳。

 

他的教學本具有獨具一格的活力,推理思維,隨機發揮,卻又井井有條。舉例說明,生動活潑,很多高材生都深為折服。他因為需要奉養父母而夜間兼營的家教自然源源不絕。

 

然而,他竟在自家庭園遭到虎頭蜂的侵襲,送往台北榮總治療幾個月後,生理狀況雖然還好,腦部的傷害似乎未完全恢復。上課時的專注精神時而渙散,授課內容不若以往的精采。這時,學校的行政表面上是溫和婉勸,事實上層層壓力是透過家長、學生、周遭的朋友及親人紛至沓來。

 

沒有人明說,倒底要他做怎樣的選擇,大家只是含蓄地拐彎抹角,一邊提供現實不可否認的壓力,一邊建議明知是空談的改進方法。以他自己的性格,就算是心知肚明,外表仍然逞強地否認,並拒絕接受一切的負面狀況,直到壓力大到他以死亡作為自然的解決。

 

今日回顧起來,我心頭充滿了感傷跟自責。身為摯友,我為什麼沒有辦法幫忙他認清現實環境,而選擇較為實際的退路?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嘛!大家不都是遲早要退休的?提前退休又會怎樣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