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706

雄伯手記980606

 

週日早上讀書會中C提到一個處變不驚的軼事,令人為之動容:獨居女子F整理雜物室的舊熱水瓶,右手被突然冒出來的響尾蛇咬到。她冷靜地去開汽車,大門都來不及鎖,直接開到醫院急診室門口。

 

「急診室門口不准停車!」有人攔著

 

她將汽車鎖匙丟給那人,自己逕自跑進急診室大喊著:「我的手被蛇咬到,請搶時間為我看診!」

 

今天讀書會我準備的材料是法國哲學家「巴岱爾」Bataille的「論禮物的觀念」,談人的昂揚生命力在豐富狀態表現的耗盡跟犧牲。但是大家閒談的話興正濃,只好先擱著。

 

「有一天,學生跟我說:輔導沒有效果!」B坦然地娓娓道來,

 

「那你怎麼回答?」

 

「我說,很好!你已經從壓抑自閉的傾向,懂得如何表現你的情緒。這難道不就是輔導的效果?」

 

「很多人以為我們輔導的功能,能像打特效藥似的,兩三天就生效!」C附和地說

 

「有些志工批評我們說,輔導沒有效果。我只有耐心跟他們解釋:我曾輔導過幾百個個案,但是要在兩個月內看出具體效果的,坦白說只有一個。其它的不是沒有效果,而是語言的倫理系統所遭受的損毀跟扭曲,要恢復,或要在行為表現具體看得出來,本來就是需要時間。而且還不是功利社會所期望的那一種。」

 

「天主教神父,在接受會眾的告解後,常會轉身向上帝禱告,請賜給支撐下去的力量。你們輔導如果內在生命力很強的話,當然沒問題。萬一你們遭遇內外交加的挫折,你們要如何自我舒解?」

 

「有呀!我們有專業輔導團的專家可以求助。此外,我也有我自己的朋友圈,可以聚會聊天,解解煩悶。」

 

年輕的E是余德慧教授的跟班學生,上一次讀書會,他列印送我們一篇他親炙余教授上課的論文講稿「修行療癒的迷思及其進路」。我看得津津有味,但是對於非戒律修行及如何幻化生成的部份,還是不甚了然,就順便問他講稿的這一句:「修行者以遊於幻,抵達其內在性的質變。這個進路有效消除實相修行與虛相修行的背反問題」。

 

他自信滿滿地又遞給我們一份「自我轉化」的上課筆記,侃侃而談轉向內在性的運動,我邊聽邊瀏覽一下他清楚明白的筆記,然後突然地打斷他的話,問道:「余教授的這些深刻的見解跟體悟,是從博覽群書而來?還是他修行體悟而來?若是後者,他修行的方式是什麼?」

 

「應該是兩者都有罷。」他閃爍其詞:「你若是去聽余教授的課,你就會比較瞭解他。」

 

不知為什麼,我一時之間,緊迫釘人地問:「你不就是聽了一年他的課嗎?他如何遊於幻?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