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620

雄伯手記980620

 

「導演拍那些場景,像是掐著觀眾的脖子,強迫觀看。」C激動地說著。

 

我本想說「導演掐你脖子,是要你觀看你的生命,而不僅僅是影片場景。」話到嘴邊,卻又抑著。將近四十年為人師長的修養跟制約,養成說話不可唐突的習慣,遑論掐人脖子。

 

颱風天的週日早上,大雨滂沱中,B 開著越野車載我去早餐店參加讀書會。話題轉到大陸導演婁燁的頤和園時,我不自覺地拋出一個問題:「李緹為什麼自殺?」

 

「激情沒了,只好自殺。」

    「激情沒了,就要自殺,那該死要死的人可多了!」

     機敏的A迅速地轉圜,「我回去再看一遍,再跟你討論。」

 

    我觀看頤和園,是從網路分上下集免費下載。上集像是清晰版,除了動作對白,還用片頭字幕及日記剖析,跟你說得條理清楚。下集卻是連畫面都矇朧,李緹在德國遊行之後,站在樓頂邊緣,周偉過去跟其它男生借火抽煙。鴿子驚起振飛,李緹淡漠微笑,仰身躍下。

 

    為什麼?

 

    思索了幾天,終於略有有悟:李緹的愛比余虹的愛更強烈,更艱辛。余虹的愛激情狂熱,大膽任性,卻也很自然合理。李緹的愛卻是必須克服對於自己原有男友若古的良心背叛(周偉是若古的好朋友),也要克服跟自己知己般的暱友余虹道義上的背叛。一般女人在任何一道關卡前,早就謹守分寸,知難而退,李緹卻悍然跨越過去。

 

     這樣激情的愛一但失落,或發現原先崇敬跟愛慕的理想主義者,敵不過現實環境的誘拐而沉淪,除了以身殉情、殉理想,殉內在自我的完美形象外,還能有什麼選擇?回國後的周偉在商業職場,應酬於某董某總之間的交際,即使連繫到舊情綿綿的余虹,尚有何面目跟心情重續舊歡?悵然若失地離開不是順理成章嗎?

 

    「人類死而平等。嚮往光明的人,不畏懼黑暗。」這是導演婁燁在大環境下的文藝腔。我的意識流浮現的卻是三十幾年前,戒嚴時期的台灣,一本政論性雜誌的典型封面:一張簡陋桌上,幾隻螃蟹。題詞是:「冷眼看螃蟹,看你橫行到幾時!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