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80425

雄伯手記980426

 

夸言人生及自我的真實最大的弔詭,不僅是想像中的真實其實並不存在,因為它已經是歷史演變中的添加物,而且言談者本身亦會陷入語言符號作為表徵的的反諷。

 

上個星期的讀書會讀到美國總統歐巴馬的「夢想之路」的後記,描述探訪肯亞的歷史學家,有兩段對於真實的論述:

 

我問她為什麼認為美國黑人來非洲會感到失望。她搖搖頭笑著說:「因為他們來尋找真實 。」她說。 “Because they come here looking for the authentic,” she said.

 

「這一定會讓人失望的。看看我們吃的飯。很多人會告訴你盧奧族是食魚民族。但這並非對所有盧奧族人都是真實,只有生活在湖邊的人才這樣。甚即使對這些人而言,也不是全部都是正確的。定居在湖邊之前,他們像馬賽人一樣是遊牧民族。現在假如我跟你們去沏茶,你們一定會注意到,肯亞人對於他們茶的品質非常自豪。然而,這顯然是我們從英國人那裡學來的習慣。我們祖先不喝這種東西。還有我們用來煮這條魚的香料,最初從印度或印尼傳過來的。所以,即使是這麼簡單的一頓飯,你都很難尋找到真實,雖然這頓飯毫無疑問是非洲食物。」

 

最後,我不那麼在意我的女兒是不是真正的非洲人了,我更在意她真正的自己是什麼。 In the end, I’m less interested in a daughter who’s authentically African than one who is authentically herself.

 

我導讀時特別強調歐巴馬在此所用的真實,原文用的是the authentic,

authentically ,而不是real, really。然後引申到存在主義哲學家海德格的論真實on Authenticiy,謂人生的非真實或疏離inauthenticity or alienation ,我們必須要有所選擇之外,尚有第三個替代,那就是真實authenticity。為了說明選擇在人生及文化中所佔據的重要性,我又侃侃而談沙特的存在先於本質 Being precedes essence.「愛情或麵包,你若選擇愛情,則你生命的本質是具有浪漫情操。反之,你若選擇麵包,則你生命的本質是理性實際。決定你人生的意義是什麼,是在你抉擇的行動瞬間,而不是在你自戀的緬懷當中。」

 

    就這樣,我在語言符號的推波助瀾下,洋洋灑灑地談到逾時而不自覺,走出大樓,迎著陰雨天的一陣抖峭寒風,掠過我心頭的意識流竟是三十幾年前一位教國文的同仁H,在講解論語孔子對於鄉願之為賊的自我解嘲:「下課時學生起立,異口同聲地說:然則夫子自況乎?」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