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舊記9301

D1026

開車遠遊兜風固然可帶來心曠神怡的酣暢,付出的代價也相對的提高。例行性的油錢保養姑且不論,稍有故障,送修理廠小修一下動輒都萬把塊以上,整個月的鐘點費就泡湯了。看來這是有錢人玩的東西,要節制慾望,得先從這種奢侈品精簡起。在家讀書和打電腦似乎還比較省錢些。

 

  「理未易明,事未易察」,好像「荀子」說過這樣的話。錯綜複雜的人事糾紛,有誰真正弄得清楚因果關係的來龍去脈?電腦、汽車、身體的各種症狀,即使專業如醫生、技師,有時也是憑學理和經驗,邊摸索、邊猜測。更糟糕的是,為了利之所在,眛著良心虛構專業的知識,故弄玄虛,詐取錢財,更是令人浩嘆,而除了將他列為拒絕往來戶,敬之不敏外,別無良策。

 

    清晨起來,因為汽車送修,只好以摩扥車送W到火車站。臨下車時,W突然回頭講了一句:「人的煩腦就是心的煩惱。」我不禁訝然失笑,哲理的本身並沒有什麼語病,問題是這幾天來我煩惱的問題是:旅遊過程中,在豐濱的一頓簡易三道菜午餐被索取七百八十元,在台東因為大燈不亮被索取一千六百元,回來後因為汽車底盤有雜音,被原廠保養場被索取一萬九千多元。深為商業社會的浮誇詐取的傾向所懊惱。解脫之道理應是精簡不需要的奢侈開銷,以減少被剝削的機會跟可能性。問題是一談到金錢問題,W自己的在台北的聽經聞法,也是處處非錢莫行。非但不可能刪減她的原有預算,還處處動腦筋,劍拔孥張地擴張及追加預算的額度。我的煩惱固然可以說是心的煩惱:要不要顧家?要不要照顧比我謀生能力更弱的親人?更具體的說,W能不能減少經濟上的開銷?這已經是牽涉到物質經濟層面的問題。

 

   無獨有偶,今天下午作為召集人的J 突然請教我一個問題:我們英文科教師請產假的老師有兩位,為什麼不請外面代課?我只好坦白告訴她:你們年輕女老師,沒有家計負擔,當然課越少越輕鬆。傳統以來,男老師因為家庭經濟需求,對於兼課代課,並不排斥。在三十幾年前,甚至還有為爭兼鐘點時數而爭吵者,你們大慨是無法想像的。

 

   TTA的會員代表大會,因為剛好與學校的親職座談會撞期,看來只有棄權了事。T高中打電話前來拉理監事的票,只好坦白告知。幸好「無欲則剛」,否則煩惱的大概不只是「心的問題」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