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71027b

雄伯手記971027b

 

星期二早晨,好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。我騎著一部腳踏車在街道繞了幾圈,終於等到十點捷安特店開門。腳踏車選手的車店老闆,熱心地幫我將腳踏車拆解裝箱,然後放置在計程車後車廂後,我一路前往花蓮機場。

 

復興航空公司的櫃檯小姐,熱情可感地幫我劃座及代定前往金門的機票,然後好奇地問:「你年紀那麼大,還要去大陸騎腳踏車?你家人不罵你?假如是我爸爸,我一定會罵他!台灣騎一騎還差不多,大陸、、、」

 

面對她青春艷麗,笑容可掬的臉龐,我一時無言以對,只好趕著將腳踏車送往秤重託運。在候機室裡,她的問題卻一直縈繞在我心頭,思索要怎樣回答才能不傷到週遭的人。直到飛機降落松山,我才省悟到,只有擺脫自我的感傷,我才可能有持平的回答:「你爸爸一定會很高興,因為你的責罵透露著你對他的愛的關懷。可是另一方面,他可能也會感到懊惱,因為愛的關懷往往也會使人喪失追尋自我的潛力。回想你自己的成長時期,不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?只差別扮演的角色,現在巔倒過來。」

 

從松山再轉運到金門,再租計程車運往捷安特店組裝,過程非常順利。下午三點多,我已經騎著腳踏車到碼頭,等待四點半的輪渡。出關入關也沒有什麼阻礙,似乎腳踏車通關對他們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。

 

不到六點鐘,我的腳踏車已經在暮色來臨,華燈初上的廈門街上招搖過市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