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70619

雄伯手記970619b

 

憑著退休証在台東教師會館住了舒適的一夜。第二天醒來,信心十足,決定不從花東公路折回,而朝著南迴公路的漫漫長途前進。道路沿海蜿蜒,雖然略有起伏,大致說來是比較平坦,在海風吹拂的愉悅中,不知不覺就抵達大武。

 

十幾年前駕車環島時,大武的公路站的乾淨廁所是必經的停車休息點。現在卻變成無人看管的廢棄場所,髒亂頹圮,蒼蠅穿梭,連水龍頭都被鎖住。掩著鼻子小解後,忍著無處洗手的厭惡離開。

 

困惑之感油然而起,但稍加思索一下,卻也不難理解,那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: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。客運車既然競爭不過南迴鐵路火車的舒適及便捷,當然只有自行了斷一途。

 

達仁過後就是一長段的蜿蜒上坡,印象中一兩個小時應該可以到坡頂。不料牽車攀登良久,坡頂依舊遙遙無期。幸好沐浴在霏霏細雨及幽深山林的氛圍,精神自然爽快,堅持下去的力量也源源不絕。

 

中途有一間外觀頗為雅致的休閒餐飲店,進入一看,卻發現門鎖歇業,只剩下一隻小貓喵喵地覓食。我對貓狗素來無緣,不過愛屋及烏地想到讀書會的C每每喜歡道及跟家中貓咪彷彿有靈犀地互動,不禁慷慨地將昨晚佐飲啤酒剩餘的牛肉乾,悉數給予。

 

在沿途車輛乘客探頭的加油聲中,我終於到達坡頂。下坡階段,腳踏車又恢復神勇,只是微薄的雨衣擋不住雨水的滲透,衣服幾乎全濕,情狀還是甚為狼狽。一看到路邊有一間豪華民宿,還是姑且進入一試。

 

「請問有便宜房間嗎?」

「房間是有,不過再便宜也不可能七百元的。」

「那到底是多少?」

櫃台人員瞧了一下價目表說:「2500元」,然後又心有不忍地說:「我打電話跟老板請示一下,看能不能給打個折。」

 

我悍然地掉頭離開,決定要直奔楓港。幸好這一段大部份是下坡,而且雨勢已停。雖然騎到鞋底掉落,600元的廉價旅館費足堪告慰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