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70220

雄伯手記970219

 接到B電話,停止家教前往參加元宵節的晚宴,見識到S夫妻口齒伶俐的交際語言。賓客TB的隔壁鄰居,及某報記者K,都是口齒伶俐的交際長才。相形之下我仿佛淪為B口中不擅交際語言的木訥的「內才」。 

F推薦記者k擅長於引述其人脈的歷史背景,為其職業的生存本能。我則趁機追問:「你對於你自己家族的歷史若不能關切,何能了解台灣及中國的歷史?」坐在其旁邊的H突然忿憤地說:「台灣只有八年歷史!」

 在我再三鼓勵之下,她終於猶豫地陳述:「阿扁當政,否定過去,台灣不是只剩八年歷史?」我始而困惑,這不過是她個人對於政治現狀的感受罷了,何需如此的支吾其詞?終而體悟到,身為外省媳婦的知識份子的她,必須如何壓抑內在的傲岸,始能在傳統的本省家庭取得認同。

 隔壁鄰居T侃侃而談其家庭親長當年童養媳婚嫁由人的經歷,無意中撩撥起M相同經歷的辛酸,幽怨陳述起來:「養母説,這是你的命!家庭經濟無法扶養你接受教育,你只有嫁雞隨雞!」。 

B本為商界長袖善舞的聞人,大事業崩盤後,依舊在巷中的小店面繼續奮鬥。談起過往精明幹練的風光,不免噓唏,我則引述蘇東坡被貶黜到黃山後文學生命反而更加輝煌燦爛地說:「你事業若太飛黃騰達,你現在的時間是別人的。能有更多時間跟家人親友相處,何憾之有?」    

One Response to “雄伯手記970220”

  1. 李遠志 Says:

    您好!抱歉打擾。
    我是孟老師老久以前的學生,當他和蘋蘋、大牛、小牛還住在石子路下方的茅草竹屋時,我曾親訪兩次。當時,二十一、二歲吧。
    其後,紅塵滾滾,人事乖舛,孟老師和鹽寮彷彿從我的世界消失了。
    近年,偶從鹽寮經過,思緒都會被什麼牽扯一下—–
    是否能惠示蘋蘋民宿的名稱或電話,一償再訪的心願?

    小草敬上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