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530

E1020

 

好個秋光明媚的週末艷陽天,我六點多就起床了。可是絲毫沒有想要驅車遠遊的念頭。主要的原因是星期上第五冊第六課TV or No TV,雖然大前年跟去年曾經編了兩份不同的講義,一份是中翻英的句型跟段落結構練習,由於使用課內單字反覆練習,效果還不錯。另一份是替去年的資優班編的,全部都是英文選擇,內容較艱深了些,上的時候,就感覺到學生有吃力的感覺。心想,以我現在的心得和境界,其實還可以把內容教得更清楚明白些。

 

於是星期五下午三點多下課後去理個頭髮後,就開始動手重新編輯,慢工出細活地一頭栽下去,再抬起頭霍然是將近晚上八點。一方面,白天已經上了四節課,確實有點累且餓了,另一方面,中天八點檔的「楚漢帝國」的歷史情懷越來越牽引著我。看到大漢的開國功臣元勳,陳唏、韓信、彭越、淮南王,一個個被誅滅,心頭就不由自主地絞痛起來。無論亂世或昇平之世,知識份子大概只有學習蒯側那樣,瘋癲佯狂,才能勉為茍全生命罷?否則像蕭何那樣,既懂得月下追韓信,甚至將女兒嫁給他地珍惜人才,又何忍為丞相職位,與呂后為虎作倀,以自己的人格尊嚴為代價,誘殺韓信?人有需要妥協到這個程度嗎?

 

週末早上追加了四個小時,終於將TV or Not TV編輯完成,洋洋九張A4的影印紙,由雷射印表機清楚列印出來時,心中的自得自戀是無法與人分享的。

 

你發現罷?人的意識一方面要有目標地全神貫注,另一方面又要無目的地飄蕩,兩者其實是互相對應牽動的。假如你在現實世界的工作努力過於疲累,你就很想遠適他方旅遊或調劑,反過來說,生活茫無目標,你反而想找一個可以讓你奉獻專注的對象。精神分析大師「拉岡」Lacan 所謂的「它者」the other,指的大概就是這種浮動的追求罷?

 

經常在海岸公路及中橫途中看到踽踽獨行的單車騎士及徒步健行者,我想他們的心情大約也不外乎如此罷?欣賞沿途風光固然是名正言順的理由,讓自我意識全神貫注於自己內在的目標,而忘卻現實世界的塵勞煩惱,更是內在驅動的原因罷?

 

無遠弗屆的網路天地,固然可以任你遨遊,但是一不小心,誤闖君子不宜的地方,馬上就會有木馬程式,硬闖進來,霸佔整個Window畫面。驚慌之餘,本想索性整個系統重灌,以杜後患。但是系統Window 98的重灌卻不似Window XP 那樣自動而簡便。何況週邊的顯示卡、音效卡、掃描器、列表機、及數據機等驅動程式更新也不容易。猶豫再三之後,還是決定先進入登錄編輯器regedit.exe去刪除看看。上天垂憐,耗了些時辰,讓藝不高而人膽大的我,終於將這些不速之客驅除出去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