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523

E1012

 記得以前讀過一篇美國作家「馬克吐溫」Mark Twain的文章,描述他八十幾歲的老祖母晚年到處參加別人的告別式,冀望自己往生時,才會有人來參加她自己的告別式,以免走得太淒涼。這真是飽經世故人的典範,不像作家「張愛玲」,平常都不理人,自己死了將近好幾天,屍體發出臭味,始有人發覺。 俗眾有其市儈氣及勢利眼,同仁、朋友、甚至親人都一樣。除非你都不需要人家捧場或交際應酬,否則你的一言一行,甚至事業興衰或感情起伏,就不得不顧慮到人家看法,甚至要接受人家倫理道德標準的制約。 同仁夫婿R在某國中任教,現在也預備要榮退了,他自我解嘲說:「學校有三害,我現在自除一害。不過,馬上有人迫不急待要遞補上去。」 人有自知之明並不容易,不過過度敏感,以為自己是被人欲除之而後快的人物倒也不需要。從精神分析學來說,「被迫害狂」也是憂鬱症的一種。 

    宣稱明年八月要退的J,依舊熱心不減地自動參加輔導研習。被問起時,則爽然地自我解嘲:「不然,以後就沒有機會了。」

 

   預定二月要退的C更是渾身解數,講解教材完全重新編過,將名師的能耐發揮到淋漓盡致。真讓人擔心中途接她班級的菜鳥,能不能克紹其裘?

 

   有時真的不必替別人想太多,流行的術語是「沒有人是不可替代的」,更何況在人浮於事的時代,只要空出一個缺,後面排隊等著要遞補的人不知有凡幾?

 

   我是喜歡教書的,因為教學相長始終是我的興趣,教得越久,對教材研發的心得越多,自戀自得的成就感越強烈。心中浮起的念頭是:能不能憑藉自己的特色專長,獨立門戶?

 

   現代化的商業社會,個體戶的傳統產業必然是漸漸沒落了。但是處於偏遠郊外的萬榮豬腳,憑藉自己的特色,不也替自己爭取到存活的空間?

 

   花了一個小時,聽S娓娓敘述她當年如何因緣際會來到花蓮,以及她為退休後的生涯,預購寬敞舒暢的透天屋,所費的心思,不禁深為感動。同仁相處多年,彼此客套的寒喧應酬,很少幾個人能互相關懷到內在的心路歷程。S和我則因為當年共同輔導兩位心思纖細的學生,而建立彼此互信的默契情感Bonds。如今這兩位畢業已經十幾年的學生,繼續跟她維持密切的來往,情同姊妹。也成為我們互相關切的媒介因緣。

 

   因為一時驚慌、沮喪、把自己弄得失態狼狽。雨過天晴後回顧起來,不禁懊惱於自己的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。只是人生歷練的過程,目見耳聞,所經歷的壓抑、恫嚇、以及潛意識底層所蠢動的諸般引以為戒的憂患意識,交相激盪,以致於產生自己都匪夷所思的失措,實在也不足為外人道也。人生就暫且邊走邊瞧罷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