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519

E0930

 

長途電話中傳來S嘲諷、揶揄、而無奈的聲音:「你將老媽帶回去罷!她在這裡整天打電話,一打就是一兩個小時。聽經聽到這樣子,真讓人受不了!」電話中還隱約雜夾W的啜泣聲。

 

冷靜思索一下,狀況應該不是出在急速增加的電話費上,因為我每個月對房貸電話水電費都有給於固定的補助。「我打電話的對象都是師兄姐,談論的都是佛法,而且還是對方先打來。」W一邊啜泣,一邊憤忿地辯解。

 

W終於回來了。「眼睛哭得紅腫的,哪裡好意思去聽經!」我旁敲側擊問了老半天,才慢慢釐清出一點模糊的輪廓。遠因是好幾次W聽經聞法聽到徹夜未歸。「我有時發傳單發得太晚了,就被邀到師姐家睡覺、、、」「那中秋夜呢?」「中秋夜我們也有講經嘛!結束後我們大家請講師一起到外面吃飯,然後就有一些餘興節目、、、」

 

    近因是W剛拎著一杯紅茶回家,東西尚未放好,就急著去接聽師兄姐的電話。大概是談得太興奮專注,連紅茶傾覆流滿桌子上S的文件都沒注意到。素有潔癖的S下班回來,目睹一片狼籍,再環顧W旁若無人的執迷於電話,開始怒火中燒起來、、、

 

    提起二哥生日時大家約定輪流做東,以增加兄弟姐妹親屬大家相聚的機會,W馬上自以為是地武斷起來:「從前有個人,閻羅王忘了他的死期,沒來拘提,做生日等於是提醒閻羅王的注意。」我皺起眉頭說:「這個老掉大牙的佛法故事,我也知道。只是我現在所提的是不同的心境和情境。」

 

有時常想人生實在不必太會精打細算spirit of calculation,因為無論你如何算計,你無法預測到意外、災難、或病痛何時會發生。

 

上網瀏覽醫學問答有關腎臟癌的病痛問題,看了幾頁就開始心驚肉跳起來,因為有好幾個症狀真是若合符節。難怪前兩次看痛風症時,獨眼醫生那樣疾言厲色,不留一點面子。

 

只是從檢查、檢驗到治療,不僅工程浩大,而且曠日費時,除非請長假,否則看個門診,拿幾包成藥吃吃勢必無濟於事。也與原先想與時間競走race against the time,馬革裹屍的心願相違。

 

只是想到人生茫茫愁,浩浩劫,逃過這劫,未必就躲得了那劫。算了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