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伯手記961224

雄伯手記961224

記得有一次,H自己喃喃展開話題說,他大學時代有一位親密膩友,畢業後從商。有一次跟他緊急調頭寸,他把當時任教一年所有儲蓄存款再加標會,湊了一百萬借給他,從此無下文。後來收到喜帖,參加他的婚禮,對方好像完全忘了有過借錢這一回事。畢竟是受過文學薰陶過的人,H只是平淡地述說著,沒有什麼憤懣或或激昂的語調。

這種強烈的生命力,我年少年輕時都曾有過,只是限於自己的經濟能力,出手沒有他那麼大。S 英年早逝時,我向另一友人借三千元包奠儀(我當時的月薪不到兩千),對方家屬在計算鈔票時,我的手還激動地抖著。有一次,B拿了一些文件要我蓋章,我連看一下內容都沒有全蓋了。後來相聚喝酒時,他常常喃喃自語說,「為什麼都沒有要求?」三十年前,T創業時,周轉拮据,我當時聽到消息,自告奮勇將等於是三個月薪水的一萬元全數給他。

當然過中年以後,不知是理性細胞已經成熟,還是現實人生的磨練,也開始學會精打細算。或者由於家庭經濟的關係,連紅白帖子該送多少的數額都再三的斟酌。當然也領略過不少由於禮金不夠雅觀所遭受的冷落及冷眼。還好,畢竟自己是學文學的人,人生百態正好是提供自己人格及自我成長的原動力。

  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